高跟鞋与三寸金莲

三寸金莲到高跟鞋出现的原因是什么反映了什么问题

你提出的这个问题蛮有意思的!

如果用花为悦己者容来说好像还不能说透!当然,三寸金莲是国产的,高跟鞋起源路易十四。哦,满族人入关的时候带来了寸底鞋也就是俗称的花盆鞋。

这个问题个人感觉还是用一个老笑话说的明白。

话说在文革期间的妇女大会上有领导让一位妇联主任站起来讲新社会的优越性和妇女地位的提高。

这个妇女主任站起来大声说到“在万恶的旧社会,男人把我们当褥子铺。现在新社会了,我们妇女翻身做主人,我们现在把他们当被子盖!”

如果用物种学或者两性思维学再或者用马克思哲学的辩证思维来解释的话,我想用男女内在的生存定性或者社会广义分工再或者用审美趋向性就能解释了,呵呵 当然如果要解释透彻这就需要专题来论文了

如果我的答案对你有帮助,请采纳为赚积分!谢谢

古时候三寸金莲到底怎么走路啊去博物馆时,看到古时候三寸金莲的鞋

嫔妃都有很多人伺候,出门坐车乘轿,还有肩舆步辇什么的,走路时会有太监宫女扶持,宫中道路质量也很好。

而且古代宫廷礼仪很严格,行止起坐都要端庄有度,不徐不疾,瞎跑是有失身份体统的。 也有服饰太夸张,造成潜在摔跤危险的,比如唐朝后期裙子很大,三四米宽,所以宫廷贵妇的鞋头上都会竖起一块板子,叫做高头履,把裙裾钩在上面,算是防跌倒措施吧?南宋时期宫人流行戴明角冠,左右两边各伸出一尺多长的装饰物,进门都得侧着脑袋。

南宋以后,汉族女子流行包小脚,三寸金莲,我们现在看起来似乎很容易跌,不过当时只是包小脚初期很难走路,一旦小脚成型适应了,再穿上合脚的弓鞋,其实走路蛮稳,还袅娜多姿,就是不能快跑蹦跳罢了,不排除突发状态时很容易跌倒。

满族女人裹小脚吗?看清朝皇妃的鞋子不大还是高根的

旗人与缠足清代旗人,由于他们的祖上是北方游牧民族的缘故,女子是不缠足的,并认为给女子缠足是一种鄙俗,所以在顺治二年(1645年)便下诏禁止;至康熙元年(1662年)又诏禁女子缠足,“违者罪其父母”。

但是, 风俗习惯不是只靠行政命令就能禁止得了的,女子缠足还是相当泛滥,而且矛盾和纠纷也很多。康熙七年(1668年)有大臣叫王熙的遂上奏免其禁,于是不但民间又可公然缠足了,而且旗人女子也纷纷仿效。

到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人女子缠足,但汉人却越来越“小脚狂”,然而后来也控制不住了,女子缠足之风就更泛滥了。

古代为什么把女人裹小脚叫做三寸金莲

人们把裹过的脚称为“莲”,而不同大小的脚是不同等级的“莲”,大于四寸的为铁莲,四寸的为银莲,而三寸则为金莲。三寸金莲是当时人们认为妇女最美的小脚。

三寸金莲属于古代的审美习俗,它源于“女子以脚小为美”的观念。女子到了一定年龄,用布带把双足紧紧缠裹,最终构成尖弯瘦小、状如菱角的锥形。双足缠好后,再穿上绸缎或布面的绣花的尖形小鞋(弓鞋),此即为“三寸金莲”。 实际上,“三寸金莲”仅属于书面用语,日常语言中常用的则是“小脚”(南方),或“小脚儿”(北方)。 三寸金莲

有些文章或报道把女子缠足后所穿的小鞋(弓鞋)也称作“三寸金莲”,这是不对的。“三寸金莲”实际上就是经过缠裹后的尖形小脚,但由于这样的尖形小脚又是时刻不离所穿的弓鞋的(睡觉时换上睡鞋,也是一种软面小鞋),所以也可以把“三寸金莲”看作是尖形小脚与弓鞋的复合体,但无论如何,单纯把弓鞋称作“三寸金莲”显然是概念上的错误。 也有人把缠足女子所穿的弓鞋称作“莲鞋”,这也是不对的。“莲鞋”这一称谓仅仅是现代某些个人的叫法。自五代起至清末的大量的书中并无这样称谓的记载,所以并不公认,故尔这样的称谓也应摒弃,而以“弓鞋”、“绣履”或“弓鞋绣履”为正名。在日常用语中则称之为“小鞋”或“小脚鞋”。这种鞋子的南北风格迥异,北方的鞋粗犷大方,以山西大同为代表;南方以浙江绍兴为代表,工艺好,造型新颖,每个地方的鞋子式样于绣花纹饰都有变化,但表现出来的民间情趣却是相似的。凡是经济繁荣,文化发达的地方,其绣花也必定精巧繁复,材质考究。

有学者认为,小脚之所以称之为金莲,应该从佛教文化中的莲花方面加以考察。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在佛门中被视为清净高洁的象征。佛教传入 所谓的“三寸金莲”,是对妇女肉体的残害!

中国后,莲花作为一种美好、高洁、珍贵、吉祥的象征也随之传入中国,并为中国百姓所接受。在中国人的吉祥话语和吉祥图案中,莲花占有相当的地位也说明了这一点。故而以莲花来称妇女小脚当属一种美称是无疑的。另外,在佛教艺术中,菩萨多是赤着脚站在莲花上的,这可能也是把莲花与女子小脚联系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为什么要在“莲”前加一个“金”字呢,这又是出于中国人传统的语言习惯。中国人喜欢以“金”修饰贵重或美好事物,如“金口”、“金睛”、“金銮殿”等。在以小脚为贵的缠足时代,在“莲”字旁加一“金”字而成为“金莲”,当也属一种表示珍贵的美称。因此,后来的小脚迷们往往又根据大小再来细分贵贱美丑,以三寸之内者为金莲,以四寸之内者为银莲,以大于四寸者为铁莲(关于这种说法见最后一段)。于是言及金莲势必三寸,即所谓三寸金莲。后来金莲也被用来泛指缠足鞋,金莲成了小脚的代名词。 至于三寸金莲的“三寸”有极言其小的含义。其实并非一定要小到三寸。考缠足起于五代时期(公元960年前后),并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后,这期间不知更换了多少朝代,各个时期的度量衡也不尽相同,如果说一定要“三寸”,那么,要哪个朝代的“三寸”就成了大问题。缠足是纯粹的民间行为,它是以约定俗成为基础的,并没有严格的尺度。足的大小观念在女性群体中的比较中产生,当然有愈缠愈小的趋势,以至于有小於三寸的小脚,但这绝不是主流,因为这样的小脚几乎是不能走路的,可以说这是一双废脚。所以是不足为训的。当时公认的标准是:脚缠得小而又能走路方为美足,这样的小脚一般在三至四寸之间(10—13.2 cm)。 现代还有人把三寸左右的小脚称作“金莲”,把四寸左右的小脚称作“银莲”,五寸左右的小脚称作“铁莲”,这实在是毫无根据的杜撰,而且甚属滑稽,与正统的缠足民俗相去甚远。事实上,一个女子,只要双足缠成尖形并且四趾弯向足底,就一律称之为金莲,至於金莲的大小则另有别论。这才是缠足民俗的本原含义。

古代的“三寸金莲”真的很香吗

关于缠足的习俗的起源有多种传说。

其中最流行的说法(尽管从未得到证实)是,商纣王的妃子妲己生来就有一只脚是畸型,不仅细小,而且形状异常。为了不使妲己难堪,一道法令说被颁布下来,法令一个女人如果想成为真正的贵人和真正迷人的女人,她的脚必须和王妃娘娘的脚一样小,一样形状独特,只有用强力把脚裹起来,而且只有从儿时开始这样做才能如愿。

因此,为了达到法令所规定的小脚理想,很多家庭就开始把他们的女孩的脚裹起来了。 另一种传说声称,裹脚的习俗是由嫉妒而且专断的丈夫精心发明的,目的是为了使妻子足不出户,远离诱惑。

从前有这么一句话:“为什么要把脚儿裹?免得野人四处走。”不过,中国历史中没有任何事实表明裹脚是为了使女人足不出户。

再说,如果裹脚是婚后的防范措施,那么,丈夫即使想把已成年的妻子的脚裹小恐怕也晚而无望了。 大多数研究裹脚习俗的学者们公认的是,裹脚的习俗大约开始于十一世纪。

当时的皇帝供养着大批外国舞女,以她们来娱乐自己和群臣。这些舞女都有小巧的脚这是符合中国人的习俗的,她们经常在饰有莲花的富于异国特色的舞台跳舞。

这类舞女被视为艺人中的贵人。小脚本来被中国人视为女性的温柔和优雅的象征,不久后它和女人的性感挂上钩很像现代的某些电影女明星凭其浪荡步态赢得性感象征的地位。

为了效仍这些令人欣羡的宫廷舞女,当时中国的女孩们开始竞相裹缠和扭曲她们的脚,以便获得使舞女们出人头地的那种小脚和款款细步,这种裹脚活动常常是受到女孩们的家庭鼓励的。裹脚的做法迅遗传开,随着男人们对裹脚女人及其小脚和款款碎步日益着迷,裹脚之风很快兴起,愈演愈烈。

到后来裹脚变成了一项广泛的群众运动,在中国文化中扎下了深根,并且为人类活动扩展了个全新的天地。 宫廷舞女乃至女人跳舞的艺术在裹脚之风盛行之时实际上已消亡,因为谁能用缠紧的小脚跳舞呢?但是“莲花脚”(金莲)和“百合脚”因当年在莲花和百合花上的舞蹈而得名却闻名后世,流传至今,而且总是和脚的性活动联系在一起。

例如,在印度的一派佛教徒那里,莲花就是阴部的象征。 在后来的十几个世纪里,金莲变成了对中国古人来说最具催情力量的尤物,它使整整一个民族陷入了性狂想之中,这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是不多见的.对古代的中国男人来说,金莲是一种色情动力。

霍华德·S·莱维在其论缠足的现代名著《中国人的裹脚》一书中写到,"对斯斯文文的情人们来说,小脚提供了无穷的乐趣。女人通过把三寸金莲微露于裙据之下而使自己增添魅力J。

她把金莲小脚微微伸出床罩,使其倾慕者心旌摇荡。在故作气恼的时候,她用自己的脚踢倾慕者的脚,倾慕者则偷偷地触弄她的小脚以示亲热。

把小脚把玩在手的时候,他仔细玩味,在上面写下自已的评语.在其他情况下,他抚摸它,以此作为男欢女爱的前奏,对有些男人来说,没有洗过的小脚具有特殊魅力,他们称它为‘芳床之香’。 为三寸金莲涂香料是女人化妆的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她们用的香料多种多样,每一种香料都能激起特殊的情绪或适合特殊的场合。莱维引用某个中国男人的话:“每天晚上我都嗅她的脚,削尖鼻子闻她的脚香,那种香味无法名状,和任何香料的气味都不一样。

我只遗憾我不能把那白嫩嫩的尤物一口吞下。但我还是能够把它放入我口中并轻嚼那脚板。

它大部分被我‘吞下去’了;自然,我的舌头只起辅助的作用。” 靠脚的气味来催情,一想到这一点西方人可能感到奇怪甚至恼火,但我们必须记住,令人生厌的那种所谓“脚气”,是脚上分泌的汗液与鞋子的皮革、其他制鞋材料和化学成分发生反应的结果。

但是去掉鞋袜的干净的赤脚的气味,和身体其他部位的气味没什么两样。中国女人的金莲小脚穿的是一种精致的布鞋,因此小脚本身并没有什么讨厌的异味。

再说,金莲小脚很少直接触地。最后,小脚和鞋子都是施过香料的。

因此,中国古代的男人在亲吻和抚摸三寸金莲时感到莫大的性兴奋。就像西方男子在亲吻女人的嘴唇、等部位时春情怒放一样。

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法国医生J·J·马蒂格农曾在中国生活和行医约三十年时间,他对中国人裹脚的习俗做了大量的观察和记录。谈及金莲小脚的性诱惑力时,他写道:“中国人很喜欢的些春宫雕刻。

在所有这些淫荡场景中,我们都能看到男人色迷迷地爱抚女人的脚的形象。当中国男人把女人的一只小脚把弄在手的时候,尤其在脚很小的情况下,小脚对他的催情作用,就像年青女郎坚挺的胸部使欧洲人春心荡漾一样。

关于这一话题,所有和我交谈过的中国人都异口同声地回答说:‘噢 ,多么小巧可爱的三寸金莲!你们欧洲人无法理解它是多么精致、多么香甜、多么动人心弦!” 对中国男人们来说,由三寸金莲导致窃窕细步和三才金莲本身一样具有性诱惑力。事实上,作为相得益彰的色情同道,脚和鞋子常常是不可分割。

像金莲小脚一样,小脚女人的步子也是既小巧又雅致的。裹有三寸金莲的女人通常都只是拐着长长的拐棍走路以维持身体的平衡,或者是在别人的搀扶下行走。

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她都尽可能地少走路。这样款款细步的女人柔。

转载请注明出处高跟鞋信息网 » 高跟鞋与三寸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