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除了日常行走,还有什么特殊用途吗?

1,一般的高跟鞋,是按足部的弓形外观设计制作的.穿上高跟鞋后,足弓正好紧贴鞋底,使足部舒适,着力平均,走路轻盈.

2,穿高跟鞋,足部的重心被移向足掌前部.为保持身体平衡,人就会自然的略向后倾,形成挺胸,收腹,挺拔精神的体态,因此还有利于防止或矫正驼背.

3,产妇穿上高度不大的中跟鞋,有利于腹肌收缩,使腹内各器官恢复正常位置.一般穿高跟鞋的人还有保持颅脑及脊髓免受震动和损害的好处.

4,但并不是说越高就越好,一般说来,鞋跟高度以三至五厘米最为合适,尤适于青年女性.

最重要就是当美女遇到色狼时可以当武器啊。

用《我被妈妈的高跟鞋踩了》为作文题目,写一篇作文,怎么写呢?

踩在高跟鞋上的妈妈,能扛起整个世界。

我从来没见过妈妈穿其他的鞋子,除了高跟鞋。

我的妈妈永远只穿高跟鞋。

她穿着高跟鞋爬花果山,她穿高跟鞋去海边。

她从山上回来,鞋跟都被磨秃了;她从海边回来,鞋跟上带着有海腥味道的沙砾。

小时候,我走在妈妈的后面爬楼梯,我伸手拽住妈妈的裙边。

妈妈踩楼梯,永远是前脚掌。

她的一半鞋子在楼梯的边缘,高高的鞋跟留在空中。

有的时候,我被关在家里。

我孤独地听着每一个人的脚步声。

妈妈回来的声音,我像一只小狗一样听得清:哒哒哒。

我的妈妈是一位普通的工人,一个仓库保管员,一个只受过初中教育的女人。

我妈妈喜欢抽烟,喜欢喝酒,喝红酒。

我妈妈还喜欢《飘》,喜欢《呼啸山庄》,喜欢外国的香水和电影,我妈妈喜欢丝绒的衣服,亮片的旗袍,羽毛的披肩。

我妈妈永远都化妆,从清晨五点到晚上十二点。

我们没有见过妈妈没有化妆的样子,外人也没有见过。

她高烧到神志昏迷的时候,爸爸带她去医院看病,她烧得从摩托车上摔下来了。

就是那一回,妈妈也是化好妆去看病的。

同时,穿着高跟鞋。

妈妈非常,非常的勤劳。

我的意思是说,她真的很勤劳。

我妈妈能干所有的活,她简直无所不能:她烧了一手好菜,这个中国东北的姑娘在结婚二十多年里,学会了一手地道的四川菜。

她会织毛衣和毛裤,我十二岁以前的毛衣都是她亲手织的。

我的棉袄和棉裤是妈妈做的。

冬天妈妈会缝被子,歪着身子坐着,阳光下,绸缎上,那些粉红翠绿的龙凤泛着温暖的光。

妈妈用牙咬断线头。

妈妈把雪白的棉絮铺得平平整整。

我的妈妈会打老鼠,会织渔网。

我妈妈会泡酸姜,酸辣椒,酸豇豆。

妈妈会灌香肠,做腊肉。

我妈妈会种地,会喂猪,会打石头。

妈妈的力气也很大,她年轻的时候能扛一百八十斤的石头,人称“铁姑娘”。

我妈妈现在还能扛我。

我的妈妈喜欢跳舞。

我八九岁的时候,全国人民都在跳舞。

压抑多年的歌舞天性以及人的热情,都爆发出来。

那么多的舞会,碰嚓嚓碰碰嚓嚓。

不会跳舞的男人,羞涩的,宁可皮鞋都被踩扁了,也要学会跳舞。

我妈妈是跳舞的高手。

那时候的男人,都以能跟我妈妈共舞为荣。

幼小的我,也被妈妈教会了三步四步。

我在舞会里看妈妈跳舞,妈妈穿着鱼尾裙,她的小腿笔直,她穿着亮闪闪的衣服,头发盘成一个高高的发髻(我妈妈去学校里接我的时候,众女老师围着她,缠她教大家盘头),踩着一双七公分的高跟鞋。

我妈妈是一个热情开朗、精力充沛的人。

她白天八个小时正常时间工作,她干三个保管员也干不过来的活,她年年都是“先进生产者”。

下班之后,她在我们家的饭馆,做她的老板娘,一直工作到晚上十二点。

她杰出的口才以及自来熟的天分,还有那种交际才能,让我们家的小馆子无比火爆。

很多食客都是冲着她去的。

她嘻嘻哈哈、风风火火地踩着高跟鞋走来走去。

排场很大的小官员,婚外情的老男女,刚下山的黑道哥们,喝完酒大打出手的年轻人,吃白食的小混混,以及开了包间吸毒的瘾君子……妈妈应付着形形色色的人,无一例外,都被她安抚得服服帖帖。

没有人不买她的面子——即便是在非典期间,所有的饭店门口,伙计们都在外头晒太阳扯闲篇,我们的小馆子居然还在盈利!长大了以后,我也尝试着穿高跟鞋。

只要穿过高跟鞋的人都知道,只要穿上走一个小时的路,脚掌就会火辣辣的痛。

妈妈每天都穿着高跟鞋,从早晨七点到晚上十二点。

她的工作,不允许她坐下来。

为什么妈妈一点也不疼呢?她怎么能那么潇洒地,摇摆着,走来走去呢?后来,我一直在想这件事。

妈妈病了的时候,我们都不相信。

像妈妈这样精神头很足的人,居然病了,怎么会呢?是真的。

先是手麻痹,脚麻痹,接着是手臂、肩膀、小腿、大腿。

然后是整个下半身。

很后来的时候,妈妈告诉我,其实那个时候,有一次,她上厕所,自己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就在厕所蹲了很久。

去看病,去上海最好的医院看病。

医生说,是脊髓狭窄症,七个年轻的医生都主张开刀,成功率却只有百分之四十。

不开刀,病严重下去,随时都能瘫痪,开刀,如果不小心,也是瘫痪。

我妈妈不能再穿高跟鞋了。

妈妈穿着平底鞋,在家里养病。

开头,谁都没有告诉我。

去上海看病,也跟我说是去旅游。

我那时候昏天黑地地写我第一个电视剧,每日只睡三四个小时,每天写一万字以上。

爸爸从上海打电话来,跟我说:“你来上海,陪我们玩吧!”简直觉得爸爸发神经,忙都忙不来,哪里有那个闲工夫?后来,我才知道:去上海之前,妈妈把我们所有的四季衣裳洗得干干净净,一层层地收好。

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

妈妈给我缝好了被子。

她甚至偷偷摸摸地,给我爸爸物色了一个女人:一个三十岁的离了婚的女人。

她私下里去看过,觉得模样好,性格也好。

妈妈想着,如果瘫痪了,就不回来了。

她不想给我们添麻烦。

爸爸的反应是大怒,然后大哭。

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妈妈和爸爸从上海回来了。

没有开刀。

妈妈说,一个老医生说,既然你的病一直没有让你瘫痪,大概你的构造与众不同吧?先观察看看吧!事实则是,他们俩交了住院费的晚上,两个人像孩子一样逃回家来了。

他们没...

高跟鞋除了日常行走,还有什么特殊用途吗?

挠脚心惩罚文章

夏日的凌晨,空气闷热潮湿,整个城市还在一片沉睡中,在一所小区的地下室内,一名少女被牢牢的束缚在一张特制的大床上,被两个戴着黑头套的女人戏弄这,她不停的喘气,惊恐的问:“你们是谁,你想干什么?”“当然是绑架你。

”“不要啊,我没有钱的。

”“你没钱,但你父母有。

快说,你家在哪?”少女很坚定:“我不会告诉你的。

”“是吗?自然有办法让你说。

”说完一个带头套的女人就把双手伸向少女的肋侧边,少女不知道绑匪想干什么,想守口如瓶,但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不…..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那你说还是不说?”“我……..哈哈哈哈哈,我说,在xx路x楼x层…..哈哈哈,别挠了…..哈哈哈…….” :“你个死丫头,这地址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嘛!是个是你们学校食堂吧!”女人恶狠狠的说,你喜欢笑,我就让你笑个够。

他想挠少女的肋侧边,但觉得那不够狠,就想出了另一个办法。

他说:“很快你就会笑到想哭的!快说你的家在哪”少女不知道绑匪又想干什么,但不敢动。

一个女人脱掉少女凉鞋,然后不停的挠少女的小脚的底,少女看起来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哈哈大笑个不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挠啊……………救命……..哈哈哈………..我很怕………哈哈……痒的……在xx街x路xx小区x栋xx楼…..哈哈哈….”但无论他怎么叫,但她的脚心就是无法脱离绑匪的手,五分钟后,绑匪停下了,少女被挠的已经虚脱了,实在撑不住。

便交代了自己家的位置,两女人一阵耳语之后决定一人打算出门要赎金另一个则留下来看守 女人很淡定的开门向外面走去,甚至嚣张的连门都忘了关。

脚步声渐渐走远,门旁的阴影里走出一个高尧的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面容依然清秀,头发盘起显得很干练,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装、西裤,脚蹬一双高跟鞋。

相貌则像极了演员左小青,我们暂时叫她黑衣女,她扒开门望了望,里面只有大床上被缚住的少女,另外一个绑匪似乎去了卫生间,她瞅准机会,推开了房门走进了屋。

屋里发霉的味道让她作呕,她捂着口鼻向床上被缚的少女走去,忽然她被人瞬间从身后抱住,原来女绑匪早就藏好守株待兔了,刚才出门那个女匪也回来将门锁住,拿起一张白色的毛巾就准备捂住黑衣女的嘴巴。

局势似乎向一边倾倒,她闻到了毛巾上刺鼻的气味,憋足一口气。

用高跟鞋猛剁身后女绑匪的脚,这招果然见效,抱住自己的胳膊有所松懈,她紧接着后肘狠狠的击打女匪的肋部,女匪顺势后退松开了双手,姑娘则有机会全力对付面前这个,她抬腿一脚踢中前面拿毛巾的绑匪小腹,绑匪立刻捂着肚子倒下,后面抱她的绑匪不甘心,从怀里拿出一把小刀意图威胁,可是黑衣姑娘根本就不吃这套,上前一脚将刀踢落正好落在身边,她快速捡起挥舞着让绑匪不要靠近。

形势发生了180度逆转,姑娘见两女匪不敢上前,赶忙将床上少女身上的绳子用刀割开,这样形势就变为2对2了而且女匪的功夫显然是不如她的。

床上的女孩束缚解开了,害怕的站在她的身后,黑衣姑娘则拿着刀子一步一步往外逼,“放我们出去!让开!“黑衣女喊着似乎也是为了自己壮胆带头的女匪突然喊了一句,“三妹动手吧!”身后的女孩手在腰间摸了一把什么东西,伸手就往黑衣女脸上撒去一团白粉,黑衣女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双眼就被迷住了,“妹妹!你!”她完全没有想到少女和她们是一伙的,刀子掉在了地上,少女顺势抱住将她扑倒,两女匪也赶紧上前死死的按她床上,眼里火辣辣的疼,嘴巴被身后的女孩死死捂住,喊不出声。

黑衣女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可是如今三人压身,根本不可能了,奋力的用小腿抬起来回蹬踏床板,非但无济于事,一只脚的脚踝还被坐在腿上的一个女匪抓住,她意识到了女匪好像再脱自己的鞋子,脚踝上的搭扣已经被解开了,只感觉刷的一下,脚心一凉。

耳边传来了咯噔一声,自己的一只鞋子掉落的声音,随即脚底传来了触电般的酥痒感,让她再也无法理智思考,嘴边的热手忽然撤开,冰冷的毛巾刺鼻的药味随着自己的大口的呼吸涌入了肺部随着血液不断的进入大脑。

“乖!肖律师。

今晚就是为你准备的,你现在只需要好好的休息很快你就会陷入昏迷的,别反抗了,呼吸一下这里的美味吧。

呼吸。

”耳边传来了女匪们的声音。

而黑衣姑娘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双脚逐渐停止了蹬踏,眼睛里的火辣感和脚心传来的酥痒加上耳边女匪的声音越来越虚无,似乎根本不能把自己从黑暗中带离,没过多久。

肖蕾的意识就逐渐逐渐的消失了“再捂一会?”“松手吧,她已经昏了”一个女匪指着那只被脱了鞋的脚心,只见她的手指在上面上下翻飞,时而搔搔时而插进那只肤色短丝袜脚掌里抠抠。

可是那只脚已经完全没了反应“我去,这妹子好厉害啊,不愧为铿锵玫瑰大律师啊,要不是我的苦肉计,还真不好逮住她,话说你们两个刚才还真TM挠我啊!等明天她醒了我可要好好玩”三人松开了黑衣女,此时她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双脚还搭在床外,一只鞋子被脱掉。

像是睡着了一样 一名女匪将黑黑衣女随身的挎包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倒在床上,律师证手机身份证各种银...

求挠脚心文章,

三娃大战毒蛤蟆精:随着一声巨响,七色峰上一块巨石掉了下来,一个黄娃子出现了,毒蛤蟆精见了三娃,呵呵的笑着,三娃发怒了,向毒蛤蟆精冲了过来,妖精一躲随即用自己沾满绿色液体的手碰了一下三娃的脚心,三娃脚心开始发绿,并且开始奇痒难忍,痒得三娃满地打滚,毒蛤蟆精故意不知情的说:“呀,你怎么了呀黄娃子,被碰一下就受不了吗?嘿嘿”。

三娃忍着奇痒问这是,,,哈哈哈哈,什么,,么,,,,呀,好痒,,脚,,,,脚好,,,,哈哈哈哈,,,,痒痒啊,太痒了。

毒蛤蟆精说哈哈这是我的奇毒,可以让人痒得发疯,随着时间他会浸透你的身体,让你被痒得昏倒,还想再来点吗,嘿嘿,在三娃分心时,毒蛤蟆精突然到了三娃旁边,毒腿一扫,三娃的小腿碰到了之后,痒得摔倒在地,毒蛤蟆精说你一直不说话,我就默认了啊,这时,妖精慢慢的把三娃的身体扒光,之后开始用毒舌慢慢舔着三娃的阴部,腋窝,乳头,脚心,脖子,舔的时候,只见三娃疯狂的大笑,身体因为毒蛤蟆精的痒痒液变的发绿,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痒痒,好,,,,痒痒,哈哈哈哈,痒呀,快停,,,,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求求你了,啊哈哈哈哈嘻嘻嘻嘻我要,,,阿哈哈疯了,痒痒哈哈哈哈,毒蛤蟆精舔完之后把嘴靠近三娃的耳朵,展开魔音灌耳的催眠术,轻轻的问,三娃,哪里痒呀,三娃在催眠之下,迷迷糊糊的回答说,脚痒,乳头,脖子,腋窝,阴部啊啊啊,太痒痒了。

毒蛤蟆精又说你不想停下痒痒吧,对吗,说着又加大了催眠的度,三娃在精神恍惚和奇痒下流着口水,说,不不不,,,想停下,痒痒,,,太舒服了,,,我还要,,毒蛤蟆精听了解除了催眠,三娃清醒了过来,毒蛤蟆精说是你说的哦,三娃大怒,骂到臭妖精我不怕痒你来呀,毒蛤蟆精听了,于是说你完了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着,把舌头伸进去三娃的耳朵里开始用毒液舔舐,之后用自己沾满痒痒液的手心摸着三娃的脚心,三娃说,嗯嗯嗯嗯,不怕,,痒,,,恩,,,哈哈哈嘻嘻嘻,忍住,毒蛤蟆精听了于是把自己身上的所有毒液全都给了三娃,毒液浸入了三娃的全身,之后用舌头舔三娃的乳头,右手撸着三娃的鸡鸡,左手挠着三娃脚心,三娃忍不住了,疯狂的大笑,好痒,痒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嘻嘻嘻,下,,呀啊哈哈哈哈要疯了,,,,,,,全身都痒得不行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嘻嘻嘻嘻,,痒痒,好痒痒,全身都发痒痒,呵呵哈哈哈,三娃的全身被毒蛤蟆精的毒液弄得发绿,痒痒的感觉和撸鸡鸡让三娃近乎崩溃,毒蛤蟆精说我会让你笑疯的,之后射精,变成我的痒奴,三娃被搔了三天三夜,最后崩溃了,被痒的疯了,之后毒蛤蟆精把他绑在床上,每天让他忍受瘙痒的折磨,三娃疯狂的叫着,哈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好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停,哈哈啊啊啊。

挠女警察脚心的文章

张兰是位女警,她收到了任务,一名毒枭躲着无人的居民楼里,因为大队正在修整,所以只能她先去了。

她看到了居民楼,拿起手枪就上楼了,可没想道到刚找到毒枭就被毒枭的小弟生擒了。

这个毒枭没练过,可他的小弟都练过,为了避免人太多所以只带了一个小弟,但因为小弟练过再加上没准备所以张兰就被抓住了。

但在被抓住之前张兰已经给毒枭带上了手铐,毒枭想让小弟用张兰的手枪打开手铐,但这样如果没打开的话子弹会弹出去,为了安全,他们打算用钥匙把手铐打开,小弟拿着枪问张兰:“把钥匙拿出来!”张兰回到:“钥匙不在我这,在派出所。

”其实钥匙就在她身上,但她不能说。

于是毒枭的小弟就拿出藏这的麻绳,把张兰的身体捆住,掐住张兰的脖子问:“说不说?”张兰还是原来那样,他扇了张兰两巴掌,在想怎么让张兰说出来,突然他把张兰推到床上,(不是一般的床,是医院里那种能调节姿势的床)拿出麻绳,想把张兰的脚捆住,张兰极力挣扎,但还是被捆住了双脚,毒枭的小弟调整了姿势,让张兰变成接近坐着的姿势,张兰虽然被捆住了双脚,但还能动,趁他们两还没发现,张兰想乘机挣脱,她把脚抬起来,可是穿着高跟鞋,动不了,这时毒枭的小弟发现了,把她的脚摁平,又用麻绳把她的腿和床下的管道连上就为了她跑不了,张兰还想挣脱,可她已被绑在床上,毒枭的小弟又把她捆的更紧了,所以她失去了逃跑的机会。

在张兰还在思考如何逃跑时毒枭的小弟已经把张兰的高跟鞋脱了,看见张兰的透明黄丝袜后她拿出刀,用刀柄开始挠脚心,张兰一直在挣扎,但是脚被捆住了,所以只能忍住痒。

后来他试了鞭子,发现没有效果,就继续挠脚心,在挠了半个小时后张兰挺不住了,说出了手铐钥匙藏在她头发里,毒枭小弟把老大的手铐打开,毒枭就过去抓住张兰的脸,希望能扒了她,但是他们的地址已经暴露了只能逃跑,在逃跑之前把张兰身上的所有通讯设备都拿走了,又给张兰下了春药,张兰并没有高潮,可是也没力气呼喊,最后把张兰嘴堵上,锁门,张兰只能被困在里面,也没被找到。

两天后,毒枭派来三个小弟,他们先把张兰推到地上,把理解她的腿和管道的绳子解开,又用带子把张兰裹起来,装到箱子里,扔进面包车,把她带到了毒枭的仓库。

装张兰的箱子被搬到仓库里,她醒来了,但因为两天没吃饭所以浑身无力,毒枭的小弟把她拖到了活取器官的地方,在她身上用针注入了营养,张兰被拉到了地下室,她被绑在了椅子上,几个毒枭小弟用棒球棒、电棍和夹子蹂躏张兰,在一旁还有很多刑具,毒枭在一旁看着,让小弟们打开开关,张兰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深坑。

毒枭让小弟把张兰绑在长凳上,又一次脱了张兰的高跟鞋,“上老虎凳!”毒枭说到,几个小弟拿着砖头过来,在张兰脚底垫下,在垫了三块以后张兰已经撑不住了,毒枭小弟把张兰的脚抬起来,张兰受不了了,昏了过去。

等张兰醒来时,她还是那样,只不过脚前多了两个机器,“这是专门挠脚心的机器,张小姐没见过吧。

”张兰听见后做好了准备,机器刚刚启动时一秒转五下,后来加到了最快,一秒三十次,张兰受不了,一直在笑,喘不过气来,毒枭是个恋足癖,于是让机器停下,把张兰的袜子脱了,当看到这幅玉足时毒枭有了前所未有的兴奋,他摸了张兰的脚,叫人拿来夹棍,又启动了机器,张兰的尖叫声在这个地下室里回荡。

张兰从老虎凳上下来,被抱回了椅子,毒枭让人把张兰的一只脚吊起,在被吊起的脚上挂水桶,慢慢加水,等加满水后把水煮沸,张兰又一次昏过去,毒枭让小弟把水桶取下,又让他们在张兰脚底涂肉酱,毒枭带来了一条狗,张兰醒来时毒枭又在脚趾里涂了肉酱,狗开始咬张兰的脚趾,张兰感到十分痛,这时张兰脚上的脂肪都流了出来。

毒枭小弟们把张兰抱到了桌子上,他们把张兰的腿弯过去,把手绑在腿上,并把她吊起来,毒枭让他夫人去折磨张兰。

女毒枭到了之后一直在转绳子,等实在转不动时再松手,张兰转的头晕眼花,这时女毒枭拿来烟和白酒,先把烟点燃,烫在张兰的脚上,又把白酒瓶口插到张兰嘴里,她让人去挠张兰脚,又把酒灌进去。

张兰再一次昏过去,她醒来后发现自己在熟悉的凳子上,毒枭正拿着钳子在她面前晃悠,突然毒枭把钳子插在张兰嘴里,拔了一颗牙齿,顿时张兰嘴里全是血,这时一群毒枭小弟冲上来,把张兰扒了,开始强奸张兰,毒枭看了,叫人拿来大剂量泻药和利尿剂,给张兰吃了下去,又拿来橡胶塞子,塞入张兰的肛门,张兰先是感觉肚子里一阵翻滚,后来就忍不住了,想拉可因为肛门被堵住了没办法,毒枭让小弟去攻击张兰阴部,张兰感到很痛苦,毒枭让小弟拿管子插到张兰嘴里,先是灌辣椒水,后来把管子接口放到张兰肛门,毒枭小弟们把塞子拔掉,张兰吸到了自己的粪便,顿时神志不清,毒枭让小弟带张兰去清洗,又带张兰去催吐,张兰才回复了神志。

毒枭让小弟把张兰四肢分开,毒枭自己在玩脚,毒枭小弟们则在抚摸着张兰的乳头,毒枭完好脚之后拿着一根在火里烧过的铁棍,插入张兰的阴部,张兰最后一次昏过去。

毒枭让小弟把张兰乳头拔下来,再把张兰的脚剁下来,至于剩下...

挠脚心文章大全失禁

朱珠21岁是航空公司的一名空姐,身高175,一次在下飞机时去上厕所,她刚进厕所大厅,不知在飞机上早以想绑架她的一个男子然后突然用沾满麻药的手帕捂住她的鼻口,朱珠拼命挣扎用手扳动男人的手,无耐那男人力气很大,怎么也搬不开。

不一会儿麻药起效朱珠也不在挣扎了,那男人又打开一只大行李箱,把朱珠塞了进去,你出了机场大厅放进了一辆车里,开着车到了郊区的一个别墅那正是那男人的家,那里住的人很少,他打开箱子,把朱珠放出来此时麻药劲还没过,她还没有醒,男人把朱珠的两只胳膊搬了过去,放到了脚后跟底下用绳子捆紧脚踝膝盖,又弯屈去她的双腿,用绳子连着手腕和脚后跟一起绑了起来,又取出了一条绳子绑住了他的脖子,在脖子后打了两个结又绕讨跨下,给加了一条股绳股温又绑在了膝盖那里这样朱珠就被绑成了四马躜蹄,男子又在她的眼睛上搭了条毛巾,用绳子捆住这样的朱珠就看不见了,这时朱珠又醒,惊恐的问到你是谁??为什么绑我!!她还想翻身起来,无奈被捆得太紧,连动也不能动,男子并没有说话朱珠很害怕惊恐的说你你不要碰我,你别碰我,你想干什么 男子没有说话,手摸到了朱珠的两只高跟鞋,轻轻的扒了下来黑丝脚在高跟鞋里穿了一天了,有点汗味,黑丝脚还有点汗但又有一股女性荷尔蒙的特殊气味。

这下朱珠更害怕了,惊慌的问你要干什么快把鞋还给我,你要干什么干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挠我脚哈哈不要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停阿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子毫不留情的,在朱珠的两只黑丝脚上疯狂的抓挠了起来,可惜朱珠两只脚被捆得很紧,脚趾头只能动一下缓解一下痒感其余的地方一动也不能动。

黑丝底的刺挠感不断的传来一直连到心脏,但朱珠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只能拼命的大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能哈哈哈!啊啊啊哈哈哈哈再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了哈哈哈哈!哈哈想能缓解一下痒意,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哈哈!哈哈哈哈,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哈哈哈为什么挠啊啊啊我脚啊啊啊!!!男子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头拿过来了一只大毛刷疯狂的刷起了黑丝脚底板,朱珠除了大叫扭动身体,并没有其他的办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要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痒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用的哈哈!哈哈哈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男马有问把大刷轻轻的按在了朱珠的黑丝脚底,毛刺穿过黑丝的细孔,直插脚板,朱珠这彻底绝望了,只能的大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不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这时朱珠除了脚底板传来的刺挠痒,还感到了一种更可怕的东西在身上袭击着他没错,那就是尿意因为在机场没上厕所再加上来回途中,这么长的时间,尿早就很多了,再加上男子不断的刺挠自己,黑丝袜底,尿液也一越来越浓,朱珠大喊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啊哈哈,不能哈哈哈不能挠了啊,我哎哟哈哈哈哈哈哎哟哟哈哈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尿了哈哈哈哈那男人并没有听她的好像故意就想让她尿了一样,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啊啊尿啊啊啊尿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一声尖利的声音划破空气也伴随着一阵尿骚味和尿液冲破了朱珠的黑丝袜,和裙子,朱珠本能的想守往尿液但打开的水龙头已经关不上了,哗啦啦的流了一大片,丝袜子裙子,被浸湿了尿液都流到了朱珠的胸部,她整个人都浸在尿液当中,此时那男子早已躲得远远的一点也没沾到,朱珠虽然这是脚底板不再发痒但刚下飞机就被绑架了,挠脚底板还被挠到了失禁,心里很伤心,难过的哭了起来,一边抽搐,一边哭,也不知是,被挠脚心笑到肺里的空气太少导致大脑缺氧,还是脚底的刺激过大,朱珠马上就晕了,过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高跟鞋信息网 » 高跟鞋除了日常行走,还有什么特殊用途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