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鞋跟的钉子都磨出来了,怎么办?

能换的哦,我的一双鞋子也是这样的,到修鞋子的师傅那里,他会给你磨成一样高的跟,然后再镶上那个 最低面的鞋跟掌,他有各种各样的鞋跟掌的,我修的2只是好一点的鞋跟掌6元,修鞋师傅会问你要好一点的还是普通的,好一点耐磨,希望对你有所帮助哦

还有就是千万不要那种师傅自己做的橡胶跟,穿着很不舒服,你要问清楚他有没有现成的鞋跟掌,有的会没有的,他自己用橡胶皮做成的,那个很差,呵呵呵~~~

高跟鞋鞋跟的钉子都磨出来了,怎么办?

能换的哦,我的一双鞋子也是这样的,到修鞋子的师傅那里,他会给你磨成一样高的跟,然后再镶上那个 最低面的鞋跟掌,他有各种各样的鞋跟掌的,我修的2只是好一点的鞋跟掌6元,修鞋师傅会问你要好一点的还是普通的,好一点耐磨,希望对你有所帮助哦还有就是千万不要那种师傅自己做的橡胶跟,穿着很不舒服,你要问清楚他有没有现成的鞋跟掌,有的会没有的,他自己用橡胶皮做成的,那个很差,呵呵呵~~~

高跟鞋鞋跟的钉子都磨出来了,怎么办?

高跟鞋换鞋跟的时候钉子怎么弄都拔不出来怎么办啊

到修鞋店,修鞋的师傅会把两个跟磨得一样高,然后再镶上那个最低面的鞋跟掌。

高跟鞋的保养方法:1.鞋子要经常上鞋油,一般是3天左右上一次鞋油,气候比较干燥的话,1—2天就上一次鞋油。

最好每天穿完了就上一次鞋油,长期坚持,不管鞋穿了多长时间,都会比较新。

2.遇到换季的时候,将鞋彻底保养一遍,放在干燥阴凉处保存,最好能用鞋撑撑起来,保持鞋不变形。

保养的时候,一定把油彻底擦干净再保存。

3.鞋子买来后,可将塑胶鞋底换成皮底或橡胶底,不但可以防滑,而且能增加鞋子的寿命。

4.新鞋并没有涂上鞋油,为保护新鞋,穿前一定要先涂上鞋油,擦亮,并喷上防水雾。

以上两个步骤做与不做,与鞋子老化的速度关系甚大。

新买来的皮鞋,若在穿用之前擦上一层鞋油,就能使其长久保持光洁,而且以后一擦就亮。

5.平日小心穿用,是鞋子保养的关键。

鞋子损坏多从后跟开始。

因此,穿鞋时可多利用鞋拔子,注意应先松开鞋带再使用鞋拔。

6.防止鞋子变形,塞入鞋楦子效果最佳。

脚形、走法、体温和湿气、雨水等因素均会导致鞋子走样,尤其是出脚汗或遭雨淋时,一定要用鞋楦子固定鞋形。

7.鞋子和人一样需要休息,皮革都是有弹性的,烈日下,高温和汗水都会让它变得松弛,只有经过一定时间的“休眠”,才能充分干燥。

不要每天都穿同一双鞋去上班,建议至少准备两三双鞋轮流替换。

高跟鞋鞋跟底上的垫子掉了,钉子冒出来怎么办

高跟鞋鞋跟底上的垫子掉了,钉子冒出来,最好是找修鞋的师傅修好。

如果要自己修复的话,可以用下面的方法: 首先掀开鞋垫,找到固定鞋底和鞋跟的钉子,用扁螺丝刀和斜口钳撬起开裂处的松脱的钉子,并将其拔除。

注意不要用榔头直接将钉子敲下去,因为钉子的头会被重新敲进原来在鞋跟里面的钉孔里,这样鞋跟就卡不住钉子了。

其次找长度和原来拔除的钉子差不多的钉子,在原来钉孔旁边,将新钉子从鞋底内钉入鞋跟。

注意钉子长度要钉入鞋跟一半到三分之二即可,要是太长可能钉穿鞋跟,太短吃力不够,无法固定住鞋跟。

钉的位置为鞋跟四个角和中央位置,注意四个角的位置j不要太靠边,以防钉子会穿出鞋跟或将鞋跟挤裂。

接着要检查鞋底和鞋跟是否已紧密连接,要是还有缝隙,需要再进一步将钉子敲紧。

再重点检查鞋底里的钉头,是否已全部被钉入鞋底里,有突起不平的,一定要用铁锤将其全部钉入鞋底里,以免将来穿起来会磨脚底。

然后重新放入鞋垫,确保脚底不会直接碰到钉头,这样鞋子就算修好了。

拓展资料: 高跟鞋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让每个女性变美的“灰姑娘的玻璃鞋”,然而有了美丽的高跟鞋,并不代表每个女性穿上都会很美。

有些女性不会穿高跟鞋,穿上高跟鞋没有显得仪态万千,反而显得畏畏缩缩,走的时候一拐一拐的,有的甚至用跺步拖着鞋走,因此,一定要学会穿高跟鞋再穿,以免起到反效果。

让高跟鞋展现出你不一样的美。

由于高跟鞋需要较强的稳定性,因此中国传统的制鞋面料布就不适合。

制作高跟鞋。

最常规也是穿着最舒适的面料是牛皮、羊皮等动物皮革,最好的当然是头层牛皮;然而,动物皮革造价比较贵,对制作工匠的要求也比较高,所以人造革应运而生。

人造革的优点当然是造价便宜,可以批量化机械生产,非常符合工业化社会的要求。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造革已经可以做的跟真皮很像很像了,PU皮就是典型。

除了各种皮革,人们为了追求高跟鞋的优雅华贵,将昂贵的金属和珠宝运用在高跟鞋的面料上。

灰姑娘的水晶鞋就属于这一类吧!这些华贵的鞋子如果没有皮革打底,穿着是很不舒服的,只适合作为收藏品。

一般跟高于6厘米才叫高跟,高跟鞋有修长,体现气质的作用。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高跟鞋...

高跟鞋鞋跟与鞋底的交叉处断了怎么修

鞋跟与鞋底的连接和固定是通过钉子从鞋底里面钉入鞋跟,从而将它们连接固定在一起。

之所以断裂,应该是走路时,鞋跟受到较重的踢碰,导致固定的钉子被拉出来,这样就连接不紧出现裂缝,若严重,高跟鞋会断裂。

要修复,可按以下步骤:首先掀开鞋垫,找到固定鞋底和鞋跟的钉子,用扁螺丝刀和斜口钳撬起开裂处的松脱的钉子,并将其拔除。

注意不要用榔头直接将钉子敲下去,因为钉子的头会被重新敲进原来在鞋跟里面的钉孔里,这样鞋跟就卡不住钉子了。

其次找长度和原来拔除的钉子差不多的钉子,在原来钉孔旁边,将新钉子从鞋底内钉入鞋跟。

注意钉子长度要钉入鞋跟一半到三分之二即可,要是太长可能钉穿鞋跟,太短吃力不够,无法固定住鞋跟。

钉的位置为鞋跟四个角和中央位置,注意四个角的位置j不要太靠边,以防钉子会穿出鞋跟或将鞋跟挤裂。

接着要检查鞋底和鞋跟是否已紧密连接,要是还有缝隙,需要再进一步将钉子敲紧。

再重点检查鞋底里的钉头,是否已全部被钉入鞋底里,有突起不平的,一定要用铁锤将其全部钉入鞋底里,以免将来穿起来会磨脚底。

然后重新放入鞋垫,确保脚底不会直接碰到钉头,这样鞋子就算修好了

高跟鞋如何钉鞋钉?

如果鞋钉已经磨平了的话,那就用小刀把鞋跟刮掉一点 让鞋钉头子露出一些, 然后用钳子拔出来, 要是没钳子的话就用剪刀或者十字绣剪刀夹住拔出来,再重新钉上就行了。

高跟鞋的保养:1,勤换。

皮革都是有弹性的,烈日下,高温和汗水都会让它变得松弛,只有经过一定时间的休眠,才能充分干燥。

还有新鞋里通常都会塞满废纸,并用支撑棍顶住鞋头和鞋跟,这些看似无用的“垃圾”,你还是不丢为好,在“休眠期”,您可以把它们重新塞进鞋内,帮助皮鞋回复原来的楦型,使下次穿着更舒适。

2,勤清洁。

如果您的高跟鞋湿了,您应该尽快用软布或纸巾将受潮严重的部分水分吸干,并拭去溅在表面上的泥点。

若有较大泥块附着,则可以借助小刀刀背将其刮去,再用稍稍蘸湿的棉布擦净痕迹。

3,勤上油。

上光,涂油的频率不宜太高。

除了同色保养油,其实一些日常食物也有皮革保养功能。

若是皮鞋表面出现了裂纹,您可以用些蜡烛粉末充到纹内,并用熨斗熨平,再擦上同色鞋油。

不过,由于温度难于掌握,还是请专业人士帮忙较好。

高跟鞋后跟的垫子掉了针怎么弄下来

用胡桃钳拔,不过有点难度的,它鞋钉和孔是过盈配合,拔的时候要带一点旋转,但又不能把露出来的一点磨断。

只要钉子旋转了,就很容易拔出来了。

但是孔已经打了,再装的鞋钉就很容易拔出来了。

注意:尽量别把孔里面的一个金属圈拔出来。

拔出来了的话,就把它再装回去。

初一语文《老鞋匠》

《老鞋匠》在一个墙角上有个鞋摊儿,一位老头坐在“马扎儿”上,在为过往的行人和左右住户们修补鞋子。

他的摊儿上,摆着一些不起眼的东西,小钉子、碎皮子、前掌、后掌、鞋油、胶水,还有废旧的自行车、汽车的外带和内胎……他使用的家什,也是顶普通的工具,切刀、锥子、磨石、剪子、铁锤和钉子……老头儿长年坐在十字路口的墙角边,好使东南西北的行人都能看到他。

他整天不闲地为人修补鞋子。

他的背后,就是一家店铺小货仓的窗子,窗子向南,窗子上摆满了花盆儿。

花盆里的花儿长得十分茂实,可说不上有什么名贵的。

天门冬、金丝荷叶、榨浆草,还有一盆玻璃翠……因为是小货仓,两扇玻璃窗子几乎终年都不打开,所以这几盆花都伸长脖子,够着,够着地争取阳光。

因此,无冬历夏地开着……它就自然成了老补鞋匠的背景,因为,老头儿也是无冬历夏地在补鞋……摊子上没有字号,也没有人知道老鞋匠的名字。

来修补鞋子的人只是顺口地叫他一声师傅罢了。

墙上贴着一张纸条儿,上边写着:“快修,当时可取。

”不停的来人,坐在小凳上,等他把鞋修好,就好上路。

有战士,有工人,也有农民,还有学生们……鞋有各式各样的,更多的是塑料底的。

有的人因为鞋跟磨偏了,有的人鞋子开线了,有的鞋帮裂口子了,有的因为鞋跟掉了,还有那些爱惜新鞋的,没穿就拿来打掌了。

还有那矮个子姑娘拿着半高跟鞋来要求老鞋匠再把跟儿加上半寸……人们把修好的鞋子,重新穿在脚上,站起身来,抖擞精神,觉得比以前轻快多了。

有的人,接过鞋匠手里的鞋子穿上,在地上轻轻跺了两下,既合脚,又称心,付了钱,就声谢谢,便踏步走在路上了。

这个老头,曾经托人写了“快修”字条儿,他是为了人们的方便,因为人都要走路的,穿着鞋的脚才能走得远些快些。

老头儿,他大概为了怕人等得心急,才告诉人们,他这鞋摊,能够当时修得,马上穿起,立即继续走路。

可是,他知道不知道,鞋子修得称心,走路的人加快速度要节省多少时间、多做多少事呢!我重新看了这补鞋匠一眼,又向玻璃窗子里面不谢的花看了一眼,感到,他不只是个修补鞋子的人,他倒是一个为人们修补流去时间漏洞的人。

作者:端木蕻(hong二声)良。

现当代著名作家、小说家。

原名曹汉文,又名曹京平,曾用笔名黄叶、罗旋、叶之林、曹坪等。

辽宁昌图人。

1912年 9月25日生。

原出于《人民日报》。

脚上的茧子怎么治啊我的两个脚掌前部各磨出了一个茧子,两个脚趾上...

脚上出现硬皮乃至硬茧都是常有的事,泡脚后可以用刷子轻轻刷脚底、脚背和脚趾,把多余的死皮去掉。

可以用研磨纱布做成的锉刀或者磨脚石,以轻柔的动作把脚跟、脚底、大脚拇指下面一些容易长茧的部位研磨一番。

消除脚部的硬茧千万不可用小刀剜刮,而是应在经热水浸泡软化之后用锉刀轻轻磨挫。

这种养护措施每周做一次为好。

有个方法效果很好的,试试吧:1,热水泡脚,最好可以滴入一点熏衣草或者是柠檬精油,可以软化肌肤,促进脚部血液循环,还可以改善小腿浮肿呢。

(精油不要太多,3-5滴足够,如果想治脚气,可以用茶树精油)2,双脚充分浸泡后用浮石除去多余的角质层。

注意浮石要充分湿润,磨皮时最好在水中进行,这样皮肤可以磨得细细的。

3,涂上一层润肤露,其实普通的凡士林就可以了,主要是质地稍厚一些,我试过最好用的产品是隆力奇的蛇油膏(呵呵,没有用过吧,冬天用在手足效果很好哦。

),穿上一双透气的棉袜,美美的睡上一觉。

一般情况下护理2-3次就很好了。

这种三角形高跟鞋鞋跟的鞋钉网上哪里有卖的啊,没有的话怎么办。

修鞋的老人 全文如下: 偶尔经过菜场,总能在出口处看见那个修鞋的老人——戴一顶破旧的工人帽,说不清什么颜色的衣服,肮脏的布满色块的围裙,永远佝偻着身子,埋头于手边的伙计„„像一幅静态的、灰色调的肖像画,在如此喧嚣而世俗的菜场的一个角落,传递着某种沉郁的、令人心酸的气息。

我与老人不多的几次接触皆是因为迫不得已的生活琐细——补鞋跟。

先用一次性竹筷子把鞋跟的空隙填满,剪掉剩余,磨平表面,剪下一小块皮子,粘上强力胶水,贴在鞋跟上,取三颗小钉子钉好,用小铁锤锤得严实了,修剪皮子,用锉刀磨平,在修补处刷上黑色鞋油,修补鞋跟的工程,如此便完毕了,耗时十分钟左右。

临末付上一块,一块五皆可,亦有精明的妇人摆出菜场内厮杀的架势,讨价还价,软磨硬泡一番,老人终会无奈地赞同——唉,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的行当简单至极,一架织补机、一个长方形的木头盒子,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零碎物件:橡胶皮、小钉子、小铁锤、锉刀、剪刀、搭扣、胶水、线头„„旁边便是一大堆款式各异、质地不一、变了形或未变形、修好或待修的破鞋子。

老人背靠着水泥墙,坐一张小马扎上,他用手指了指面前的一张窄窄的长条凳——被无数屁股磨得油光蹭亮,我于是坐了下来,有时他会热情地递过来一只肮脏的拖鞋,我总是感激而又厌恶地说——谢谢啊,不用!执意一只光脚踩在另一只的鞋背上。

他埋头于他的活计,从不多言,我面无表情却是专心致志地凝视着——鞋跟在他破旧而又斑斓的围裙上翻转,一双手——怎样的一双手啊,枯树枝一般灰黯的色泽,粗糙厚重,布满了裂纹又像那些因干燥而龟裂的土地,在用强力胶水粘合的时候,他直接用手摁上去,丝毫没有将皮肉黏在一起,由此可见这一双手早已背负上了一层厚厚的盔甲,再也没有什么足以洞穿其间,窥见它本来的面目。

指甲极短,然而每一只指甲盖的四周以及指缝间塞满了污浊的黑色——那也许是永远无法用清水洗净的黑色,深深地植入皮肉,渗入岁月的深处。

他偶尔抬起脸,询问 ,老人脸上最触目的是左眼眶的一只瞎眼——灰黑色,闪着水光,像一颗被注染了无限尘埃的玻璃球,丑陋然而并不狰狞,只是那么令人揪心地兀立着,一动不动,闪着水光,是过往的生命中最深刻最凄伤的印记吧,无可抹灭。

在那漫长而又短暂的十分钟,我总禁不住幽幽地猜想:他有多大年纪了呀?六十、七十或者更老一些?辛苦而又拮据的余生,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何时是个尽头?一个本该安享天伦之乐的年纪,而他的家人在哪里呢,还是孑然孤身呢?„„想着想着,一个束手无策的悲观主义者不免凄凉起来,寒瑟地呆坐着,不敢开口问一句话——是啊,问什么呢,生活总是艰难的,惟怕自己沉入更深的悲哀里,不问也罢了。

我穿上那只精心修好的完美的鞋,一双眼睛焦虑地望着,希望他多要点儿,然而他只是手不停歇地捞起身旁的另一只破鞋,悠悠淡淡地开口——一块钱,我不免深深地失落、颓伤——一块钱,唉!我闭着眼睛在包里掏啊掏,避开那些一毛、五毛、一块的硬币,终于掏出一张十块的纸币,递给他,支支吾吾,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唉,没零钱了,嗯,我下次再来修鞋吧,你不要找了,找了呆会儿你就没零钱了,反正我下次还要来的„„说完我便忙不迭转身,踩着一双完美的高跟鞋,“笃笃笃”地冲向马路,惟听见身后那老人一声轻轻的叮咛:姑娘,哎,慢点走,下次一定要来啊„„叹息一般地! 那一刻,我的内心充溢着一种凉涩涩的愧疚:他一定忘记了,曾经有一次,我修完了鞋,在包里边掏啊掏,掏啊掏,一个硬币也没能掏出来,惟拿出 一百,尴尬地呆立着,哭笑不得——真是说不出来的恶心啊,我居然拿一张一百给一个修鞋的老人,难道是想让他找我九十九个硬币么„„他只是无限宽容地笑笑,悠悠淡淡地开口:算啦,下次路过的时候再给吧。

于是,才讪讪地缩回手,像一个被戳穿了骗人把戏的孩子,那一张鲜红的无耻的一百,眨着眼睛,嘲笑着我。

后来,也许有意,也许无心,我转瞬间将这一元钱的往事忘得一干二净。

然而,就在此刻,我竟无比清晰地记忆起它来,那些不经意间被忽略的细枝末节,一旦再次被记忆起来,回味中有了不同凡响的重量! 不说了,还是再去修鞋吧,鞋总会被一天天穿坏的,正如我们,总会一天天地老去——无奈而又悲凉的老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高跟鞋信息网 » 高跟鞋鞋跟的钉子都磨出来了,怎么办?